對消費者來講,獲得了更透明的商品信息和增加了更大的挑選余地;對生產者來講,智能包裝無疑是提供了一個與消費者直接見面的大容量平臺。同時,智能包裝在商品防偽技術上也將獲得質的突破。

RFID當前,我國印企進軍智能包裝領域還是個起步階段,尚無幾家形成完整的工序和成型的經驗,印企在智能包裝領域里還有大量文章要做。首先,印刷企業在進軍智能包裝時,考慮的必要問題是硬件和軟件技術的改造,這就要做一本明細的投入產出和經濟效益及資本回收的經濟賬了。

RFID電子標簽的生產過程中,印刷企業必須在原有標簽印刷過程中植入RFID芯片,同時還要對RFID芯片進行數據輸入,這是跨出傳統印刷行業的一步。同時,RFID電子標簽在使用過程中也將是一筆不小的投資,這也就是RFID電子標簽在我國推廣過程中的一個瓶頸。

可變數據條形碼的應用現在已經開始逐步推廣,它的關鍵在印刷企業必須投資一臺用于可變數據條形碼印刷的數碼印刷機,印刷企業、商標使用企業必須同時建立可變數據條形碼數據的采集和輸入終端,同時要在互聯網上建立對應的數據庫以便儲存、校對數據,快捷地給出消費者真偽認定。

大家已經比較熟悉了普通二維條形碼。我們現在使用的多色膠印機、柔印機均能正確完成條碼的印刷任務。在二維條形碼的使用中,關鍵是要建立互聯網數據庫,數據庫的信息目前基本是由商品生產企業或銷售網點創建,印刷企業的主要工作是確保二維碼的印刷準確性,避免誤讀,從而確保零售商、消費者能夠通過對二維碼的掃描、上傳,獲得相應的正確信息。

目前,可變數據條形碼防偽商標的印刷已經落戶我國長三角、珠三角等包裝印刷強區,RFID電子標簽也已經步入實際生產階段,二維碼的印刷技術開始為食品、醫藥等相關行業配套。

盡管我國印刷企業已經進軍智能包裝,但現在涉足的只是智能包裝的冰山一角,隨著網絡、微電子技術、計算機技術、數碼印刷技術、印刷等邊緣科學的快發展,未來的智能包裝將為傳統印刷產業提供一個更大的、更廣闊的市場,契機無處不在,就看如何去發掘、開拓。創新永無止境,在當下印刷行業嚴峻形勢下,智能包裝也許是打開印刷新形勢的一個好的切入點。